第2868章

營救

監獄裡悶熱難耐,一絲風都吹不進來,杜烈猜測,薄越生臨走前大約是把空氣循環扇給關了。

魏少雍幾人卸下了身上所有裝備,背靠在冰冷降溫。但比起炎熱,更叫人無法忍耐的是饑餓跟死亡的過程。

卞越不想坐以待斃,他提議重新找出口,但魏家的親衛隊卻選擇躺平。

卞越僅用一句話就把大家都嚇坐起來了:“這裡到處都是陌生的屍體,到時候被挖出來,他們分得清誰是誰嗎?”

周圍一片安靜。

須臾,魏少雍支撐著身體站起來:“都彆躺著了,起來動一動。”

魏少雍一發話,嘩啦全都起立了。

在卞越的帶領下,大家離開了石門,朝著更深處走去。

而外麵的人全都盯著電腦,魏少雍等人毀掉了大部分的阻礙,加上杜烈擊毀了他們的信號源,牆壁失去了控製,全都穩穩地停留在最後的一刻。

以至於探測儀反饋過來的地形畫麵要比之前更精準,更細緻。

阿城嘟囔一聲:“之前浩哥不是被逮進去過一次嗎?怎麼這所監獄跟以前不一樣啊?”

王浩麵無表情道:“上回我待的那個地方,是障眼法,真正的監獄建立在地底下。”

李小甲想了想:“挖開不就好了,隨便從哪裡挖開一個地道。”

老二道:“說的倒輕鬆,如果計算不夠精確,監獄肯定要塌方,退一萬步說,就算可以挖,會開挖掘機的就兩人,這要挖到什麼時候?”

李小甲:“我也會啊!”

老二詫異:“你不是保鏢嗎?”

李小甲有些不高興:“保鏢就不能開挖掘機了?誰規定的?”

老二摸了摸鼻子,現在保鏢都這麼豪橫的嗎?

薑小米把電腦截圖,發送給環球鼎盛的完顏嘉泰跟樸世勳。

他們兩個都是搞建築的,能不能挖,從哪裡挖,他們最有話語權。

“剩下的時間,咱們就找。”薑小米在桌子上拍了一下。

“找什麼?”茶茶問。

“找開關。”薑小米語氣篤定。

眾人一聽,立刻就愣住了,似乎誰都冇有想到,這玩意兒還有開關。

薑小米分析道:“既然能關閉,那就肯定有開啟的地方,總不至於,門關上了,這所監獄就報廢了吧?”

“好像也是。”阿城喃喃道。

“在他們冇有發回訊息之前,咱們就集中精力尋找開關,石頭縫啊,草叢裡麵,隻要武俠小說裡出現過的機關藏匿處,都要翻一遍。”

隨著薑小米發話,人群嘩啦一起散開,朝著不同的方向移動。

首先大家重點關注的肯定是石門附近,畢竟一般機關都是設立在這個地方。

一堆人圍在石門前,仔細的研究著上麵的有冇有紋路之類的。

薑小米另辟蹊徑,選擇在地麵搜尋。

可找尋了大半天,全都一無所獲,薑小米撤回頭,跑到居住的地方,給遠在北歐拉冬打電話,讓他嚴刑逼供薄越生。

其實薑小米前腳離開,拉冬後腳就開始對薄越生用刑了,說是私仇也好,說是未卜先知也罷,一番折磨過後,薄越非但不說,反而威脅拉冬,要求先將他釋放,否則大家就一起同歸於儘。

拉冬給予的回答是,再給他幾天時間,他不信薄越生真的能撐那麼久。

薑小米聽完之後,心沉到了穀底。

再等幾天?她哪裡能等得起。

萬幸的是,東亞來訊息了。

通過薑小米發過去的內部結構圖,環球鼎盛跟恒盛兩家公司同時認為,如果使用挖掘的方式,就隻能從上麵開始挖,側麵動也不能動。

而且樸世勳還特彆的交代,如果要挖就趁現在,因為接下來幾天,曼羅會引來雨季。

……

山雨欲來風滿樓,雨季還冇來,大家就已經嗅到了濃濃的泥土味了。

薑小米站在最前端,目光來回的巡視著麵前密密麻麻的腦袋。

“人命關天,我也不想講太多的廢話,人手一把鐵鍬,卯足了勁兒的給我挖,鐵鍬斷了,就用手,總之,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王浩跟阿城站在隊伍裡,看著這眼熟的一幕,兩人不約而同的聯想到若乾年前,羅豔榮對他們訓話時候的樣子,亦如此刻的薑小米。

“浩哥,你有冇有發現……”

“我發現了。”王浩淡淡的說道:“很像老夫人。”

阿城跟王浩這番心有靈犀的對話,引起了一旁李小甲的不滿:“誰說的,一點都不像。”

“跟你有什麼關係。”阿城翻了個白眼:“好好練練你的挖掘機技術吧。”

李小甲心說,這還要練?這不上手就來的事兒嗎?

“行動!”

算上李小甲,會開挖掘機一共就三個人,而且將挖掘機送上去也是需要功夫的。

在挖掘機冇有上來之前,薑小米就帶著人拿著鐵鍬,按照劃分的區域開始動手。

曼羅的泥土堅硬而厚實,越往下越堅固,一鏟子下去,幾乎能聽到鐵器摩擦石頭的刺耳聲音。

茶茶摸了一把汗,仰望著遠處的晴空萬裡,她在心裡祈禱,千萬不要下雨。千萬不要……

經過幾個小時的努力,三台挖掘機總算是上來了。

伴隨著轟隆隆的聲音,挖掘機開始運作,三個鐵爪子不斷向下掏挖著,隨著坑洞越來越深,挖掘的工作逐漸變得困難起來。

因為坑洞有斜坡,鐵爪不夠長,需要順著斜坡下去,這樣的操作在地麵上倒也無所謂,問題是,他們所要挖掘的位置中間很可能是空的。

處理不當,連人跟挖掘機都可能摔下去。

所以,這個過程必須得很小心,很小心。

從早上乾到下午,眾人都很疲累,茶茶臉色慘白,她從監獄出來後,就冇睡過一個好覺,此刻再被太陽這麼一曬,人都是恍惚的。

可天有不測風雲,伴隨著泥土的腥味逐漸濃烈起來之後,負責挖掘的工人意識到了不對勁:“老闆,這是要下雨了。”

樸世勳的預言不但應驗了,而且還提前了,薑小米預感大事不妙,如果下雨的話,泥土會倒灌進他們挖掘好的深坑,到時候營救會更加困難。

怎麼辦?

“都彆停下,王浩跟我走。”薑小米扔下鐵鍬,扭頭往山下衝。

王浩不知她想乾什麼,但他本能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