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後慕清池被帶上了一輛開往帝都的越野車,她靠在後座看著陌生的景象飛馳,眼睛裡充滿了對未知的迷茫。

自從她答應和麪具男人的條件後,慕父就被從警察局放了回來,慕家的公司也恢複了運轉,慕母的醫藥費自然也不用發愁了。

男人的能力大得讓人可怕,作為交換的條件,慕清池自然要履行她的承諾,去嫁給那個又瞎又醜還馬上要死的男人。

麵具男人給了慕清池一份資料,從現在起,她不叫慕清池,而是叫江靜瑤,是帝都江家的大小姐。

她要嫁的男人是帝都季家的太子爺季展白,季家在帝都是不一樣的存在,富可敵國,權勢大得驚人。

季展白自小就非常聰明,長得英俊瀟灑,精通多國語言,二十二歲就取得了國外頂尖學府的雙碩士。

季老爺子對這個孫子寄予了厚望,力排眾議準備把季家百年基業交給季展白管理。

可是就是在這個時候季展白卻突發意外出了嚴重交通事故,事故導致汽車爆炸發生大火,季展白在爆炸中傷得非常嚴重,腿部嚴重受傷,麵容也毀了。

季老爺子想方設法才把他從死亡線上拉回來,可是好景不長,季展白突然又得了怪病,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季老爺子為季展白操碎了心,請了名醫無數都冇有辦法讓他甦醒過來。

走投無路的季老爺子最後隻好采納了沖喜這個辦法,算命的說如果能找到一個陰年陰月陰日陰時生的女子嫁給季展白沖喜,他也許能從昏迷中醒過來。

而江家大小姐江靜瑤就是這個時辰出生的人,江靜瑤自然打死都不願意嫁給季展白,可是冇有辦法,季家權大勢大,所以才找了她冒充江靜瑤。

慕清池看了江靜瑤的資料,驚訝的發現,江靜瑤的五官竟然和自己出奇的相像。

這大概纔是麵具男人找上自己的主要原因,畢竟找一個和江靜瑤相似的女人嫁過去,季家不會發現端倪,江家也不會因此得罪季家。

至於那個季少爺會不會活下來,不在江家的考慮範圍內。

看完資料慕清池已經大致清楚自己的角色了,既然季展白昏迷在床,那她嫁過去充其量也隻是一個擺設。

季展白不可能會碰自己,而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在他生命的最後照顧好他,讓他安心的離開。

不知道為什麼慕清池心裡莫名的有些可憐季展白,

慕清池是在下午被送到季展白養病的私宅的,不虧是百年大家族,季展白的私宅堪比莊園,內部奢華精緻富麗堂皇。

慕清池心情有些緊張的坐在沙發上,樓梯上傳來腳步聲,季老爺子從樓上下來了。

季老爺子雖然年紀看起來不小了,但是精神非常好,大概是身居高位的關係,給人一種氣勢逼人讓人望而生畏的感覺。

慕清池莫名的心裡緊張起來,他會認出自己是假冒的嗎?

她不安的把手絞在一起,心砰砰直跳。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