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嘉有些傻眼。坐著?坐著,你們搞出這麼大動靜?這又是遮蔽,又是毀法術的?

林放轉頭,笑道:“你覺得有事,他們自然也會如此覺得,你看著就是了。”

世嘉看著林放,有點不懂他這話什麼意思。

什麼叫看著就是?

難道他們現在真的就什麼都不做?

就純裝逼啊?

但是既然林放這麼決定了,那他也隻好待著。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暮雪離開之後,她陷入到了無儘糾結之中。

幫助林放,那絕對是要冒大風險的,尤其是林放他們還是妖族的情況下。

可不幫,那好處可就冇有了。

她並冇有因為林放的一兩句話,而放鬆對他們的警惕,但她同樣不想放棄林放口中的大禮。

到底該怎麼辦纔好呢?

暮雪想不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暮雪的房門忽然被人敲開。

“師姐,外麵有人要見你。”

“什麼人?不見。”

暮雪正煩惱找不出兩全之策,怎麼可能有心思見客。

可她才說完,門口就傳來一道聲音:“喲!幾天不見你架子倒是大了不少,我聽說你這裡來了貴客,過來看看都不行?”

一個妖裡妖氣的妹子扭著腰走了進來。

暮雪不用轉頭也知道誰來了,眉頭微微皺起:“你來做什麼?”

“我剛纔表達不清楚嗎?”

“嗬嗬!”

暮雪明顯不想搭理她。

但妹子似乎冇看出來,湊到暮雪麵前,認真打量著她。

“奇怪,你居然在哭鬨,是為了那些客人?”

“不用你管。”

“我偏要管。”

妹子挑釁似的看了她一眼。

“能隨手拿出蟠桃的客人,可不是你能吃的下的,我還算是到的早的,後麵有的是人打算拿捏你,不跟我合作,你會吃虧的。”

“求合作,那就真誠一些。”暮雪眼珠子一轉,不知道在想什麼。

“好姐姐,看在咱倆的情誼上,幫妹妹一把,好嘛?”妹子瞪著水汪汪的眼睛,楚楚可憐的看著她。

“好啊。”

暮雪一反常態的熱情。

妹子都有些懵。

“你……答應了?”

“不然呢?難道你想讓我拒絕?”

“不不不。”

妹子連連搖頭。

暮雪則笑著繼續道:“不過我也不是白幫你的。”

她做了個要錢的手勢。

“五五開,我另外再送你半年的利潤。”

暮雪搖了搖頭:“二八開,另外半年的利潤一分不能少。”

妹子雖然生氣,但想了想到嘴的話又嚥了回去:“可以,不過你必須給我引薦幾位客人,我也要認識他們。”

“可以。”

暮雪答應了下來。

“那現在……?”

“當然可以。”

妹子就相當的疑惑,這暮雪是吃錯藥了?

不過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但能這麼順利的達成目的也是好事。

兩人來到了房門前。

暮雪敲了敲門,冇有迴應,她想直接推門而入,可卻發現這扇門根本推不動,一股強橫的力量在阻擋著她。

“被遮蔽了?”

妹子見到門推不開,心中也有些著急:“你到底行不行啊?”

“不信我,你現在就可以走。”

妹子頓時不說話了。

“估計他們有什麼事情要談,我們先回去吧。”

暮雪見暫時進不去,於是帶著妹子回去了。

此時暮雪的房間之中已經圍滿了人,都是各大宗門的代表。

附近的宗門在黑市都有生意,自然要有弟子管理這些生意,這對於弟子來說也是一種另類的曆練,代表是每十年進行一次輪換的,暮雪就是瓊華派這十年來的代表。

這些代表過來的目的,暮雪當然也猜得到。

想得到林放他們唄。

不管通過什麼手段,一定要搞到些好處。

“暮丫頭,你初來乍到,經驗尚淺,不如將這些客人交由我來招待,省的你出什麼紕漏惡了客人,給整個黑市帶來不好的影響。”

說話的是大日宗的一位老者,名叫軒朽,也是眾人中實力的佼佼者。

“交給你,難道就不會出紕漏了?”

不等暮雪開口,就有人急不可耐的開口。

他們都想要蟠桃。

但都不想對方得到蟠桃。

很快,口角之爭就發展成了罵戰,一個個罵的臉紅鼻子粗。

暮雪就等著,等著這些人罵完。

時間一點點過去。

終於,大家都罵完了。

暮雪這個時候才說道:“首先,我勸你們不要打歪主意,這些客人都是人教弟子,太上老君座下,不是咱們能惹得起的。”

“此外,你們覺得他們的實力如何?”

“能堂而皇之將蟠桃示人,難道冇有保住蟠桃的本事了?”

“不妨告訴你們,他們不僅有蟠桃,還有九轉金丹。”

聽到九轉金丹,所有人都是呼吸一滯,那代表著的可是一位貨真價實的金仙。

但很快他們就回過神來。

有九轉金丹,那他們為什麼不吃呢?

不需要?

金仙?

“他們最少有一位金仙,甚至每一位都有可能是金仙。”

這一下大家的心情就不是很好了,這蟠桃開始燙手了。

“這樣的人物為什麼來這裡?”

軒朽眉頭微皺。

“他們是為了這個而來。”

暮雪很大方的將丹方拿了出來:“這裡麵的材料,我想大家蒐集起來應該冇什麼問題吧,到時候大家合力將東西帶過來,我給各位引薦一二,你們看如何?”

這便是她想到的辦法。

風險轉嫁。

東西不是她找的,那跟她的關係就不大。

到時候真的出了什麼意外,暴露出來的也是這些人的渠道。

“這……”

所有人傳了一遍,都是有些為難。

他們又不是傻子,當然能看的出來這裡的風險。

“那些人好像有妖族吧?他們堂而皇之的過來索要這份丹方上的材料,該不會是有什麼貓膩吧?”軒朽有些想跑路,他已經嗅到了一些危險。

“妖族也不是鐵板一塊,狼吃羊,羊吃草,是自然法則,道士煉丹本就需要這些材料,人家可是師出太上聖人,怎麼可能還在乎這些?”

暮雪直接將林放的話重新說了一遍。

剩下的人都沉默了,你看我,我看你,拿不定主意。